被撤掉三道杠,阿迪达斯还是大队长吗?
发布时间:2019-07-19 11:12   来源:网络   作者:隋一  
想当年上学的时候,能穿阿迪耐克锐步的都是土豪,常常引来同学们羡慕的目光。特别是阿迪达斯的三道杠,在同学们心目中有着不可替代的神圣地位,仿佛穿上了三道杠,就成为了无冕之大队长,能满足有钱+有权的双重心理感受。
可是突然之间,一纸裁决让阿迪达斯彻底懵圈。2019年6月19日,欧盟普通法院(The European Union General Court)驳回了阿迪达斯商标保护的请求。阿迪达斯声称其著名的三条纹在任何方向上都应受到商标保护。欧盟普通法院这次裁定认为,由三条平行线组成的“三道纹”标志只是一个普通的图形标记,并没有相应的独特性,不具备区分特点,因此不是商标。
该法院称,虽然阿迪达斯能够证明该商标在5个欧盟国家中使用,但并非全部欧盟国家。有鉴于此,法院也维持了2016年欧盟知识产权局撤销三道杠商标的决定。

纳尼?三道杠无效?问过战斗民族的感受吗?

莫斯科不相信眼泪,只相信阿迪

你永远猜不到,在这俄罗斯,民众对阿迪达斯的爱有多么狂热。有人说,三道杠,就是俄罗斯的街头图腾。一件醒目的三条杠,是街头最叛逆最酷的象征,是每一个斯拉夫混混爬上巅峰的通行证。

要评价对一件事物的热爱程度,只需要看你如何对待它。前苏联解体后,后苏联的异度空间里面,“假阿迪” 和 “万物皆为阿迪” 的东西开始慢慢泛滥、最终统治了整个红色帝国。俄罗斯人把阿迪看做与生命一样神圣。对于俄罗斯人民来说,阿迪达斯就是祖国兴旺的标志,三道杠的意义仅次于党徽上的镰刀斧头。

 

坦克上印着三道杠,确认过眼神,不会打错目标;门上印着三道杠,喝再多的酒,回家也能找到门;像结婚这样重要的场合,不穿上阿迪连爱情和人生都是不完整的;想混街头,左手拿烟,右手拿伏特加,是阿迪达斯的标配……更别提什么外事访问商务谈判出席晚宴了,恨不得国礼都要送阿迪。知道谁是阿迪最彪悍的拥趸吗?那必须是网红总统硬汉普京:谁敢抢我三道杠,我定送谁上天堂。
 

然而这一夜之间,三道杠被宣判无效,这简直让战斗民族的高贵血统无处安放。

那些年,我们杠过的对手

阿迪达斯对于三道杠的保护是不余遗力的。谁都不许用我的杠,几道都不行!五道杠少年表示不服!凭什么只许阿迪当大队长,就不许别人当干部了?

 

为了“保卫”自己的“三道杠”,在在近70年的时间里,阿迪达斯打了无数场官司,以期让任何一家斗胆使用类似条纹标志的服饰生产商知难而退。
2006年,阿迪达斯就曾起诉美国快时尚品牌Forever 21的一系列条纹单品(包括两条条纹或四条条纹的服装和鞋履)商标侵权。Forever 21在一份法庭文件中写道:“阿迪达斯抱怨Forever 21出售的条纹服装侵权,并且范围不断扩大,几乎涵盖全部带有装饰条纹的服装。”并认为“这种商标不应该被认为是阿迪达斯独有的,阿迪达斯不应该垄断所有的条纹商标使用权。”
 
2009年7月,比利时公司Shoe Branding Europe在欧盟申请注册用于鞋类的“两道杠”商标,2010年阿迪达斯公司向上诉委员会提出异议,因上诉委员会认为条纹的数量、位置和方向均不同,商标外观不同,阿迪达斯的异议未得到支持。为此阿迪达斯继续上诉,2015年5月,欧盟普通法院判决支持阿迪达斯的主张,认为消费者容易直接地把两者的图案识别为近似商标。后欧盟法院终审判决,Shoe Branding Europe的两项注册申请被拒绝。

2015年阿迪达斯起诉奢侈品牌马克•雅可布(Marc Jacobs)在2014年秋冬系列发布了一套盗用三条纹设计的毛衣。诉讼称,“Marc Jacobs对阿迪达斯三道杠标志的使用可能会欺骗、混淆和误导买家和潜在买家,使他们相信,Marc Jacobs出售的服装是由阿迪达斯制造、授权或以某种方式与之相关联。”阿迪达斯正在促进这一商标在世界范围内迅速得到认可,因此寻求法定赔偿金以及停止生产这些毛衣。

 

纽约设计师汤姆•布朗(Thom Browne)在被起诉后亦将其标志性的灰色西装条纹从3条改为4条。
2015年9月,阿迪达斯指控斯凯奇的Onix鞋款抄袭其经典鞋款Stan Smith。阿迪达斯获得胜诉。
2016年7月,阿迪达斯起诉斯凯奇的Mega Blade鞋款故意侵犯阿迪达斯的刀锋系列(Springblade)设计专利,美国联邦法院驳回阿迪达斯的指控,认为证据缺乏说服力。
2017年2月,特斯拉欲将Model 3的三条纹样式的商标注册扩大到服装上,最终因阿迪达斯的起诉,特斯拉撤回商标申请,将三条杠的标志更改为数字3。

2019年2月8日,斯凯奇在受到阿迪达斯关于三道杠的专利侵权指控之后向联邦法院提起诉讼,认为是无理指责,敦促法院驳回这些指控。
其余像快时尚品牌Forever21的条纹单品,彪马“四道杠”设计的足球鞋,耐克为巴萨俱乐部球衣设计的细条纹都被阿迪达斯指控不当使用商标。
欧洲的国旗们表示瑟瑟发抖,没有创意的你们不知道何时会被集体杠趴。
 
我还想说,希腊国旗你也一起颤抖吧!你只比三杠多一杠。毕竟在2008年4月,欧盟法院就作出有利于阿迪达斯的裁决。欧盟法院裁决认为,尽管阿迪达斯商标为三道杠,但其却能在法律上杜绝任何竞争对手使用“两道杠”“四道杠”的设计。法院解释,条纹数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消费者是否会将其与阿迪达斯“三道杠”商标联系起来。这也造成了阿迪达斯的“三道杠”向着“两道杠”、“四道杠”乃至所有条纹扩张。

“三道杠”无效,阿迪表示很心塞

杠精没有了三道杠,就好比套马的汉子没有了套,手上没有趁手的兵器,叫俺老孙如何瞎胡闹?

阿迪达斯说,对于6月19日欧盟普通法院就阿迪达斯欧洲“新型”三条纹商标宣判无效的结果表示失望。此判决仅对所述“新型”三条纹商标在有限领域的使用有效,将不影响阿迪达斯知名的“传统”三条纹在欧洲更广范围内的商标保护。
并且该判决系基于欧盟的专门的法律及事实,与中国的情况存在差异,因此该法院的判决不影响阿迪达斯在中国继续持续地使用其具有高度知名度三条纹商标,同时不影响阿迪达斯基于中国的法律及事实所展开的品牌保护工作。
阿迪达斯作为一个有70年历史的品牌,三条纹的设计在国内有很高的知名度,我们将继续努力,打造消费者喜爱的品牌。
按照欧盟规定,当对欧盟内的商标提出异议或者发出无效申请时,先由欧盟知识产权局(EUIPO)下的异议部门(Opposition Division)和无效部门 (Invalidity Division)进行第一行政审级的审理。不服裁定时可以申请欧盟知识产权局的复审委(Board of Appeal)进行复审(第二行政审级)。如果仍有异议,欧盟普通法院是行政程序之后的一审法院,而欧洲法院 (European Court of Justice 简称 ECJ)是欧盟法院系统的最高法院,其裁定为二审也为终审判决。

此次驳回阿迪达斯申请的是一审法院。阿迪达斯曾于2014年在欧盟知识产权局为旗下的服装、鞋类等产品注册“三道杠”商标。对于欧盟普通法院此次裁定,阿迪达斯公司仍可以向欧盟法院提出上诉。

大队长被撤影响几何

对于商标在欧盟被判无效对阿迪达斯的影响,业界众说纷纭。
路透社援引咨询公司Brand Finance的首席执行官戴维•海格的说法称,该裁决可能削弱阿迪达斯品牌的价值——目前,这一品牌价值高达143亿美元,“名称重要,但可识别的三道杠也是识别的主要贡献者”。
有业内人士分析,时尚行业对知识产权和品牌标识保护向来十分重视,因为商标与声誉便是他们最有力的溢价因素。“三道杠”商标被宣告无效后,阿迪达斯或许会面临更多标志性元素混淆与假货的困扰。
阿迪达斯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其销售额同比增长6.1%至58亿欧元,其中,欧洲地区净销售额1.55亿欧元,同比去年下降3.3%。亚太地区净销售额达2.14亿欧元,较去年上涨11.7%,中国销售额同比增长16%。有观点称,若其他服饰类品牌也在商品中使用“三道杠”,恐将对阿迪达斯的品牌影响力产生不良影响。
“三道杠”标识失效或许会对阿迪达斯的品牌形象产生一定影响,但并不伤其“筋骨”。“阿迪达斯的品牌辨识度较高,其部分消费者的忠诚度也很高,所以尽管标识失效,但对其消费者而言影响不大。”
实际上,商标权具有严格的地域性,即便欧盟普通法院认定三道杠标识无效,并不意味着该标识在我国无法获得商标权。根据《商标法》规定,阿迪达斯可以按照我国《商标法》的规定,向商标局申请商标注册。反之,如果阿迪达斯在欧盟获得“三道杠”商标,也并不意味着该标识在我国必然能获得商标权。
此次阿迪达斯三道杠标识被认定无效主要在于该标识“缺乏独特的识别度”,但缺乏识别度并不必然导致该标识无法在我国获得商标权。
我国《商标法》第十一条规定:下列标志不得作为商标注册:(一)仅有本商品的通用名称、图形、型号的;(二)仅直接表示商品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及其他特点的;(三)其他缺乏显著特征的。“但该条第二款同时规定了例外情况,前款所列标志经过使用取得显著特征,并便于识别的,可以作为商标注册。”李旻说。

因此,欧盟普通法院对阿迪达斯‘三道杠’标识作出的裁定,对其在我国能否获得商标权并不会产生实质影响。

如何界定商标侵权

根据《商标法》第八条规定,任何能够将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商品与他人的商品区别开的标志,包括文字、图形、字母、数字、三维标志、颜色组合和声音等,以及上述要素的组合,均可以作为商标申请注册。
商标一定要有“三性”,即区别性、显著性和独创性。阿迪达斯一审判无效应该是输在了“三性”中的显著性。“三性”中有一个特例,即一个普通符号如果经过使用而取得了显著性,也属于商标。阿迪达斯对于三条平行线的使用付出了较大的成本,使得这个图形本身在消费者中形成记忆,因而具有了显著性的特点。
对于某些商标加了其他的元素或是变了符号,如果不能改变三道杠的识别功能,依然存在侵权。
当然了,对于故意恶意山寨的冒牌儿货还是要坚决打击不能手软的。

 

2016年,阿迪达斯诉温州小金蛋贸易有限公司商标侵权,最终法院判决小金蛋公司赔偿阿迪达斯公司损失人民币120万元。小金蛋辩称使用的是四叶草和四条杠,但法院判决,小金蛋公司在涉案鞋子上使用与阿迪达斯注册商标相近似的标识,侵犯了阿迪达斯的商标权。


内个,耐克的对勾有人收吗?


   


(责任编辑:取次)